• 欢迎访问蜗牛娱乐,Allnewbet,好玩刺激可以赚Money,传送门:开始游戏

【蜗牛娱乐】公车上伦流进入-满是肉肉的文父女

宅男频道 蜗牛娱乐 2个月前 (08-05) 25次浏览 0个评论

AG 捕鱼王刷金币赚钱,打鱼赚钱就来捕鱼王,注册领 888 奖金

【蜗牛娱乐】公车上伦流进入-满是肉肉的文父女

两人并肩坐在雪莲池旁,花无念给她披上一件大氅,秋月颜讲了足足两个时辰,花无念听完后褐瞳阴沉,原来月儿是国公府的千金,难怪自己一直找不到她,她在祁州水深火热,却还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致她于死地,看来有必要跟着她回祁州,保护她的安全了。

“主子!”桔梗似乎有什么急事,面色惊慌的跑进来,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缓了缓神,才道:

“主子,与小姐一起来的那位公子嚷着要进来,属下们阻拦,他便与当归与石斛打起来了。”她才一禀报完,秋月颜霍的站起,

“无念,快让他们停下,楚萧然身上有伤,不能剧烈打斗!”关切的语气让花无念泛起了酸涩与嫉妒,早知道月儿这么关心他就该直接毒死算了,站起身,带着不情愿的语气对桔梗道:

“传本尊的话,让当归石斛收手,不要伤了那位贵客。”

“是!”

“月儿,随我来。”花无念带着秋月颜由一个隐蔽的侧门进入,走了十几步,秋月颜便发现他们进了一间密室,房梁很高,光线昏暗,每面墙都是一面巨大的药架,各种各样的药瓶放的密密麻麻,花无念走到一面药架前,拿了两个紫黑色的瓷瓶,

“月儿,你被噬青蛇咬了,险些丧命,毒已经清完了,怕会损伤你的固元,这是一种补药,名曰鞠元丸,每日吃一粒对你有好处。”他递到秋月颜的手中,他花了六个时辰为她解毒的事他只字未提,不愿让她心怀愧疚。秋月颜握着瓷瓶的手热热的,

“谢谢你。”由衷的感谢,花无念摇头表示不必,想到了什么,问道:

“对了,这一次为何会突然来绝耋谷?”

“是我母亲,母亲突然患病,府中的大夫和宫中的御医都束手无策,那大夫告诉我母亲是中毒了,唯一能救她的办法就是到绝耋谷找墨玉公子,唯有找到你,才能救我母亲。”花无念闻言神色严肃起来,

“告诉我伯母的症状。”秋月颜一一详细的告诉他,李大夫早已告知过她樱夫人的详细症状,以免疏漏。花无念越听脸色越差。

“月儿,你先前告诉我你三年前中过毒是吗?”

“嗯,的确如此。”

“那你平日有没有什么不适?”

“有,只要劳累过度或者心思太重便会胸闷钝痛,严重就会晕厥。”

花无念抓起她的手,道:“失礼了。”说完挽起她的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手指置于腕上,屏息片刻,脸上乌云密布,秋月颜似乎猜到了什么,问道:

“我和母亲中的是同一种毒?”

“是,这是一种蛊毒,无色无味,用蛊虫炼制而成,中毒者像生病一般,寻常大夫根本诊治不出,延误病情,而中毒者会感到浑身如蚀骨般疼痛,大多数人都会抑制不了疼痛,活活疼死,极少数活下来的,即使不死,也会留下不同的后遗症,因为那蛊虫已种植在体内,永远无法拔除,除非死。”这种毒是他们绝耋谷的秘毒,虽说绝耋谷的毒物数不胜数,但秘毒一般是不会流传在外的,难道是母亲给了什么人吗?

“这种毒叫什么名字?”秋月颜问,

“红葳蔻。”

“红葳蔻,呵呵,多美的名字,却有那么狠的功效,我虽没死,却有了不可治愈的后遗症,而现在,那种痛苦还在折磨我的母亲……”她无助的声音猝不及防的烫了花无念的心,升腾起一种名曰内疚的白气,

“月儿,你切勿过于悲伤,那蛊毒会随时再次发作,我会救伯母的,你放心。”

“当真?”她眼底的不敢相信让花无念有些心疼,

“千真万确,我花无念一生骗谁都不会骗你,我安排一下即刻跟你去祁州,快马加鞭明日亥时之前便可到国公府。”秋月颜看他一脸坚决心下放心不少。

“好,我去收拾一下,顺便给楚萧然说一下。”花无念一顿,差点忘了还有这个男人,真碍事啊……

“嗯,去吧,不要说太久。”

秋月颜走后,花无念命人叫来所有属下,说明自己要去祁州后,所有人都面露担忧,

“主人,祁州人群杂乱,心思复杂,您去了可是置于危险之中啊!”白芍虽未出过谷,可外界的消息不是没有听过,祁州是南旭的国都,各类消息传的到处都是,都说祁州人心复杂,阴谋层出不穷,主人去了,万一暗箭难防。

“不用担心,本尊自会照顾好自己,连翘、桔梗、当归、石斛跟本尊一同去祁州,紫苏和灵芝负责打理谷内大小事务,切记谨慎认真,密切关注是否有外人入山,本尊会绘制几张布阵图纸,你们按图布阵,知道了吗?”

“是!”

“主子,您何时回来?”紫苏问,

“本尊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也许等下次回来,便是你们有主母的时候。”想到这,花无念眼里浮现出幸福的笑意。

一切收拾妥当,秋月颜和楚萧然已经等在了门口,

“月儿,走吧。”花无念拉着秋月颜走到当归石斛牵来的马车前,

“我不坐马车,马车太慢了。”秋月颜皱眉,坐马车到祁州太慢了,得耽误几天,

“听我的,你身子不好,就坐马车。”花无念态度坚决,不容置疑,

“我没事,骑马吧,这样快点。”

“月儿,不要着急,你身子还未完全恢复,一天一夜长途跋涉根本承受不住,到时若有不适我还得耽误时间给你医治,那时想在明晚到祁州根本就不可能,伯母的病情可不能再拖了。”花无念耐心的跟她讲解了利害,秋月颜听完妥协道:

“好吧,我坐马车,赶快出发吧。”桔梗扶她坐进马车,和连翘一同坐了进去,花无念含笑上马,见楚萧然满是敌意的瞪着自己,霸气十足的勾唇,挑衅的回望,对驱赶马车的当归道:

“出发!”当归猛地抽了下马,马向前奔去,花无念策马追随,黑发翩飞,张扬不羁,楚萧然不明所以的冷笑,纵身上马,扬长追去。

天气很好,积雪消融,有些寒冷,桔梗拿出包裹里的厚披风,给秋月颜披上,

“主子说小姐身子弱,早已命奴婢备了件厚披风,以免小姐受寒。”秋月颜对她感激一笑,

“谢谢。”连翘见她脸色不太好,担忧的说:

“您若是哪里不适,一定要告知我们。”

“好,我会的。”桔梗乖巧成熟,心思细腻,给人一种温热的感觉,连翘聪慧爽朗,活泼率真,给人很清爽的感觉,两人一个是冬日送暖,一个是夏日送凉,秋月颜很喜欢她们。路途无聊,三人闲聊起来,

“你们主子多大了?”

“主子有二十七了。”

“这么大了,还不成家吗?”桔梗和连翘对视一眼,静默不语,秋月颜突然反应过来花无念不成家的原因好像是自己,顿觉尴尬,索性闭口不言了。

果真如花无念所言,第二日晚到达祁州,途中累死了好几匹马,秋月颜也如花无念所说不堪劳累,几乎晕厥,还好马车内能休息,还有花无念给的鞠元丸,才勉强撑到了祁州,守城的侍卫欲阻拦时见是楚萧然低下头,一声不吭的放行了。楚萧然本想跟秋月颜一同回国公府,但碍于身份特殊,只能先回景王府改日再来。

到了国公府门口,秋月颜连续敲了好几声才有人应门,管家周海睡眼惺忪的打开门,见到风尘仆仆的秋月颜,顿时瞌睡全无,

“五小姐?!您这几日去哪儿了?”他丝毫没在意他的话逾矩了,而是视线一移,看到秋月颜身边面若冰霜,气场强大的男人,

“这位是?”

“周伯,此刻不便多说,他是我请来的全天下最好的大夫,我先带他去藏珠阁。”

“好,快进来。”

匆匆奔到藏珠阁,安静的听不到任何声响,秋月颜的心不由提了起来,走到暖阁,一进去,便看到樱夫人床边靠着的沁竹,沁竹显得很疲倦,平日灵动的眼睛下盖着浓重的阴影,她的头一点一点的,似是在打瞌睡,摇摇头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秋月颜的心田渗出一丝丝感动。

“沁竹。”秋月颜轻唤,困的快要睡着的沁竹转头一看,顿时清醒,

“小姐!你回来了!”她激动的跑到秋月颜面前,秋月颜注意到沁竹的消瘦,明白自己不在时,她操碎了心,心疼的说:

“怎么瘦了?”沁竹明白她在心疼自己,心底温暖,

“瘦了不是更好看吗?”

“是,更好看了。”秋月颜含笑,眸中水光潋滟,花无念望着她,唇角微弯。

“母亲近日怎么样?”

“夫人身体不知什么原因,每日欲下,李大夫用尽全力,才勉强维持,慧夫人趁您不在,屡屡来打扰夫人的休息,还和秋云沫去桃衣院抢珍宝,砍桃树,还打骂几个姐姐……”

“墨萱和梓秋呢?我走的时候不是叮嘱她们要看好一切吗?”

“她们开始两天还阻拦了,结果慧夫人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两个高手,墨萱和梓秋不是他们的对手,反而被他们打了一顿,此刻还在床上,不能下床。”秋月颜的脸黑的吓人,该死的,居然还敢下毒手,看来不给点教训是不行了。当务之急是母亲,转头对花无念道:

“无念,拜托了。”

“嗯。”花无念把完脉,察看了一下,吩咐桔梗连翘准备东西,秋月颜走上前,隐隐有些担心,

“我母亲怎么样?”花无念面色凝重的摇摇头,

“不太好,中毒太深,比你跟我描述的还要严重,不过好在我能处理,放心吧,伯母会没事的。”

“那就好。”秋月颜心里的大石头缓缓落了地,

“给伯母医治的大夫医术不错,多亏他能拖延住,不然情况将一发不可收拾。”

“嗯,也是他建议我去绝耋谷找你的。”她身形一晃,差点没站稳,花无念这才注意到她脸色不好,顺势把脉,掏出一个药瓶,喂她吃下,

“月儿,你回去睡一觉,伯母交给我,你不能再费神了。”

“也好,明早我再过来,拜托你了。”她知道在这儿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身体也确实受不了了。

“你叫沁竹是吗,扶你们小姐回去好好休息。”

“是。”沁竹依言扶着体力透支的秋月颜离开。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tianlongqipai.com

扑克之星亚洲版 6UP 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蜗牛娱乐(www.woniuyulew.com)亚洲最具人气线上娱乐平台


蜗牛娱乐 , Allnewbet丨本站所有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络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蜗牛娱乐】公车上伦流进入-满是肉肉的文父女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