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蜗牛娱乐,Allnewbet,好玩刺激可以赚Money,传送门:开始游戏

【蜗牛娱乐】江山为聘H部分 大哥远谦车

玩比特币 蜗牛娱乐 1个月前 (08-12) 29次浏览 0个评论

AG 捕鱼王刷金币赚钱,打鱼赚钱就来捕鱼王,注册领 888 奖金

【蜗牛娱乐】江山为聘H部分 大哥远谦车

大概是上清通天门下未曾有过我这般修为基础薄弱的弟子,早晨听课的时候后都不问我哪点没听懂,而是问我听得懂哪点。

本来通天是好奇我的这身血统修行会是什么样子,见我这样连门道都摸不清,通天颇觉得沮丧,看见我也摆不出笑脸,其实很容易理解,元始不收的门人自己收下了,结果发现是个不成器的,这脸往哪儿搁?

那时候的我真是被红云惯坏了,他从不向任何人摆脸色,也从不苛求我要怎么样,我向来在他身边随心所欲,以至于在失去通天欢心的时候我倔着脾气不肯用别的方法挽回几分,再后来上清通天就直接把我当做普通的记名弟子看待。

我知道我还需要时间调整。

———————————————————————————————————

踏着黄昏的夕光,外出游历的太清太上乘云归来,太清殿的童子老远的看见一股脑的跑出来迎接,太上扫一眼太清宫上下,不见弟子玄都,问金角童儿:“你玄都师兄到何处去了?”

“回老爷的话,玄都师兄在库房清点,银角已经去叫了。”

太上摆摆手:“不必,本来也无甚要事,让他安安心心把事情做完再说。对了,玉虚宫近来可好?”

“一切安好,三老爷那边收了个新弟子。”

太上这回出门的时间较旧,回来的又突然,童子们还未打扫清理过殿阁,太上见此处忙乱,干脆先去玉虚宫别处逛逛,等他们修整好了再回来。

太上行走在汉白玉铺成道路上,天空中,赤橙黄绿青蓝紫从夕阳处层层铺开,流丽炫然,仿佛将这一日最后的流光溢彩尽在这一刻倾泻而出。他步子缓缓,悌目远望,整个玉虚宫似乎蒙上了一层金紫色的光晕。

他踏上回廊,廊柱一根根延伸开去,附带着廊柱上精雕细琢的花纹同样的蜿蜒开去,绵延一片。

清风微微拂起衣角,他独自一人,行走在诸天之上,一步一生莲。

行至拐角处,忽而眼前见一少女,似乎是站在这里欣赏夕阳,听到有人走来,便转身回望。

他从未见过她,她一身素服,身后就是绚烂多姿的锦绣天空。

“你是……”

“你是……”

“我是……”

“我是……”

两人两次同时开口,又同时愣住……

远处传来谁的呼唤,少女匆忙行了个礼,转身疾步而去。

转身间,她飞扬而起的衣袖宛如蝶翼……

“师父!”玄都从后边赶来:“弟子来迟,未能迎接师父还请师父赎罪。”

“无妨,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你也有事在身。”

第二日清早,太上穿梭于昆仑山各处,似乎在找着什么。

“大师伯,你在找谁?”三清门下的弟子问他。

“没什么。”

“大老爷,你在找谁、小的可以帮你传召。”昆仑山的童子问他。

“没找谁,你去忙你的吧……”

是在找些什么?他也不知道,他继续在重重殿阁间穿梭,袍角沾上了花瓣上的露珠,微微有些湿润。

前面有一处小小的殿阁,门口挂着竹帘。

这里住人了吗?记得走之前这里还是空置的。

“大老爷。”

上清通天身旁随侍的水火童子前来:“找您老大一圈了。大老爷,我家老爷知道您回来了,请您过去一叙。”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大老爷,您不知道,我家老爷新得了一方子制仙酿,特意留着等着您回来一起喝呢……”

二人渐渐走远。

到了上清殿前院,通天笑呵呵的出来迎接:“大兄,小弟我可是等候你多时了。”

太上笑道:“你哪里是等我,分明是等仙酿。”

“诶,仙酿乃是大兄和我共同所制,自然是要一同畅饮,等仙酿,也就是等大兄了。”

兄弟二人笑着进殿,通天想起一事,招手唤来一少女:“跟师兄介绍一下,这是我新收的弟子,无当。无当,还不快来拜见你大师伯。”

是她!原来是她。

是他!原来是他。

少女上前行礼:“弟子无当,见过大师伯。”

太上:“免礼。”

三清行事颇讲究,不好当着女弟子的面开怀畅饮,拜见过后就叫无当退下了。

———————————————————————————————————

没想到,那天碰到的那个男子竟会是神一般存在的大师伯,总以为大师伯会想后世电视剧里面的形象一样,是个白发白须的老倌,没想到今日一见,竟会是个 20 出头的清雅男子。

当然,也许人家实际年龄已经属于“秘密”级别了,不要去问,会很幻灭的。

心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毫无头绪。

不过也不需要去想什么头绪了,师尊说过几日要考较我,可我这水平……说是要考校,却又没有指点,我很怀疑上清通天是不是故意这样让我知难而退。

这个念头一起,就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缠绕在心头,我记得前世的时候,那时自己上初中,因为家庭原因转学来到魔都,寄居在别人家,年纪小很不适应,成绩也不好,班主任又没收到家里给的“好处”,于是什么没带校徽请家长啦,做操不规范请家长啦,各种鸡毛蒜皮请家长,处处挑刺,同学们自然也不敢跟自己亲近。

时隔多年,原来的这些事早就烟消云散,今日一时之间忆起这些事,越看越像,越想越气。

好啊,不就是想这样逼我走吗,我偏不叫这等人如意。

我“嚯”的一下起身,顶着夜色往藏书阁而去。

接连几天,我几乎夜夜都在藏书阁度过,别人倒还不觉得什么,看守藏书阁的童子倒是觉得不耐,我就跟他说让他回去休息,我来替他守着。

他忸怩了一阵也就答应了。

这下子藏书阁真的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虽然安静是安静,我却很想哭,因为觉得好难啊,很多东西只是死记硬背而已……再过几天通天就要考校我了。

越想越觉得心焦,我痛苦的以手支头,如果真的在这里待不下去,又该去哪里呢……

一阵凉风刮过。

我心里一阵激灵,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种感觉,就像一杯冰水从头顶淋下一样,我直起身子,四处张望了一下,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但我还是感觉到了,我感觉到在烛光未能照耀的地方,在某一扇门的背后,有谁在看着我,它在等着我。

感觉越发的强烈,我安慰自己:这里是三清的地盘,不会有谁这么不开眼的过来挑事的……拿起烛台,向黑暗处走去。

藏书阁里安静的可怕,只有我小心翼翼的脚步声在里“笃”“笃”的响着,我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门,一道贴上了符咒的门。

这扇门我见过很多次,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贴上符咒,像是要封印住什么一样,我曾旁敲侧击的向看守童子打听过这里的事,不过他躲躲闪闪的不肯多说,平日里也有意无意的避开这一块。

他在害怕些什么呢?

我慢慢靠近,微微弯下身去,细看上面贴着的符箓。并不是什么高深的封印,如果按照这个封印的强度来推算的话玉虚宫有一堆人都能彻底解决,可为什么偏偏就容许这样的一处存在呢?

也许是封印的时间太久,也许是我的呼吸太过沉重,在我靠近符箓思考这些不合理的时候,却见符箓边角微微一动,然后整张符箓都掉了下来。

我的冷汗“唰”的一下流了下来。

那扇紧闭的门,“吱呀”一声,慢慢的自动打开了一条缝。

怎么办!

进去,我不知道里面是怎样的一个情况;后退,门已经打开,我能不能顺利走出藏书阁还是个未知数。

在我犹豫的时候,一股冷风从我背后吹来,我猛地回头……

什么都没有。

我再转头看向前面黑洞洞的房间,看来,我是非走一趟不可了。

我慢慢的向房间中走去,刚刚进去,门就在背后“啪”的一下关上了。

门关上的瞬间带起一道风,我手中的蜡烛也在此时熄灭。

所幸,这个房间也是有窗户的,惨白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窗户纸射进来,也是能看得清室内景象的,更何况,我虽然道行低微,但到底也是修道之人,目力还是有的。

房间里的摆设非常简单一个坐垫,一张桌子……桌子的正上方吊着一根绳子,绳子上打着一个绳圈,一个做工粗糙的布娃娃的颈部套在绳圈里,如同吊死鬼一样吊在那里。

惨白的月光,照在这个白布娃娃身上,同样惨白的一片。

桌子上摆的东西,一卷摊开的竹简,一支笔。

竹简上还写得有字,虽然上面吊着个诡异的布娃娃,但我还是觉得竹简上的字才是关键,我强迫自己转过头去,阅读竹简上的内容。

“怎么办,我怎么都学不会,我好笨,我好笨,好笨呐。”

“今天师父又骂我了,可我还是答不出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他们都说我没脑子,师父都不正眼瞧我,万一师父嫌我笨要赶我走怎么办,我不要离开这里”

“师父说,这回我要是能答上来就把九龙玉佩赏给我,可我还是答不上来,我记得我前一晚上明明已经背下来了,为什么又忘了呢,为什么为什么”

“今天我答上来了,但师父说我脑子不好使,说我笨,要我多抄十遍记得住些,我抄得好累呀,有么用什么办法能让我脑子好使些呢”

“今天听师兄说,吃啥补啥,我脑子不好使,那就要多吃脑子”

看到这里,我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没用,还是没用,吃了这么多脑子,我还是不会……”

“今天那个看门的童子又在嘲笑我,他只不过是个下人,凭什么看不起我,我一生气,一下子把他脑浆子打出来了,不顾这倒提醒我了,禽兽的脑子只是禽兽的脑子,怎么能让我聪明呢,我不该去吃禽兽的脑子啊”

“都说新鲜的脑子最好,虽然红红白白的看着恶心吃着也不好吃,但这一定能让我聪明,再难吃也得咽下去,对了,那几个童子几天不见人倒惹人怀疑了,我要不要把他们埋得远一些呢”

“坚持一个月,吃一个月的新鲜脑子,我一定能变聪明,变得比大师兄还聪明。”

“没用,没用没用还是没用的,吃了这么多脑子还是没用……我的脑子没救了没救了没救了……”

字迹到后面已经越发凌乱,虽然记叙松散但还是看的我毛骨悚然。我抬起头来,浑身僵硬,我很想立刻离开这里,但脚底仿佛生了根一样的动不了。

这时,一直悬吊在桌子上方的布娃娃突然开始慢慢转动起来,我看到了它的正面,黑线缝制的粗陋五官,嘴唇的位置却被涂得红红白白的,此时它居高临下,仿佛是在俯视我一样,月光在它脸上投下半明半暗的光影,诡异的让人说不出话来。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不协调的环境,我感觉在这里呼吸都很困难,我必须尽早的离开这里。

我的大脑强行指挥者我因恐惧而僵硬的身体向门口走去,好不容易迈动步子却发现脚早已经软了。

那扇门离这里不远,为什么就不能一步跨到呢!

正当我竭尽全力向门口走的时候,门“嚯”的一下被打开了……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tianlongqipai.com

扑克之星亚洲版 6UP 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蜗牛娱乐(www.woniuyulew.com)亚洲最具人气线上娱乐平台


蜗牛娱乐 , Allnewbet丨本站所有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络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蜗牛娱乐】江山为聘H部分 大哥远谦车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