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蜗牛娱乐,Allnewbet,好玩刺激可以赚Money,传送门:开始游戏

【蜗牛娱乐】一次比一次深入花 帅医生前列腺指检

玩比特币 蜗牛娱乐 4周前 (08-22) 21次浏览 0个评论

AG 捕鱼王刷金币赚钱,打鱼赚钱就来捕鱼王,注册领 888 奖金

【蜗牛娱乐】一次比一次深入花 帅医生前列腺指检

孟安年今天一天都没看见程郁,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觉得应该打个电话问问。

程郁声音冷淡又疲惫,“我今天不舒服,想回家住几天……”,他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回音,又小声问,“孟哥,你不会生气吧?”

孟安年心说我生什么气,我高兴还来不及,他组织一下语言道,“没事,你安心在家里住吧,想回来了我去接你。”

挂了电话,程郁很是怀疑他的态度,这渣男怎么答应的这么痛快?他在密谋什么?难道这个时候他外面就有人了?

程郁眯起眼睛,心里想着过几天要好好查查他。

不会让他好过的。

程郁垂下眼睛遮住了眼里的憎恨和厌恶。

程郁在家里开开心心待着,孟安年也没闲着。

他被一家公司录取,很快就要入职了。这个名为京源的公司虽然刚刚起步,但是前景极好,一路跟着做过去不出三五年他就能在业界有立身之地了。

不过在入职之前他还要忙活另一件事,那就是——招待他千里迢迢从乡下赶过来的父母。

原书里这是第一个小高潮部分,孟安年和程郁就这两人的“暂住地”问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程郁不愿意让人踏足他们的小家,表示愿意出钱让他们去酒店住,孟安年出于虚荣就是坚持要父母住进这个大房子,并且以他父母年纪大不能受刺激为借口想让程郁出去避开几天,爱去哪去哪,反正别回家就是了。

程郁声嘶力竭的和他吵架,气的孟安年打了他一巴掌。

孟安年从没对他动过手,最多也就是吵吵架。那一巴掌打的程郁懵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来,孟安年已经摔门而出了。

程郁虽然没有退让,房子也没有让别人住进来,但是他太容易就原谅孟安年了。孟安年说几句好话,滴几滴眼泪,他就心疼的搬了回来。

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那时候已经初见苗头,可惜程郁没看出来罢了。·

不管原来是怎么样的,这边孟安年已经忙活起来了,他一早就来火车站等着了。

他的父母进城,两个老人没有见过大世面,也舍不得多花钱,所以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来看儿子。

同来的还有孟安年堂妹孟语,电话里说是怕老人不会坐火车,让孟语来帮忙的。

孟安年当然知道这是个借口,不过是他大伯想让孟语来他这里住着,最好在城市里再给孟语找个对象。原着里就是这样安排的,原主像个拉皮条的,专盯着程郁那些个有钱的朋友,搞得那些人几乎都要和程郁绝交了。那些公子哥家里各有各的安排,家里哪里会允许他们娶孟语这样的姑娘?退一万步讲,就算门当户对,那些人也不愿意。孟语这个姑娘一言难尽,长得算是清秀,但性格令人不敢恭维。为人势利刻薄,说话尖酸,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仿佛她比谁高一等一样。

原书中,她得知自己堂兄孟安年和男人搞在一起,不仅骂程郁“不要脸”、“是男狐狸精”,还毫不避讳的四处讲孟安年“有病,将来连个孩子都留不下”。到头来,她拿着程郁花钱给她买的衣服包包,谈着孟安年给她介绍的对象,还得意洋洋的到处炫耀。

孟安年叹了口气,他不知道作者是怎么写出这么多极品亲戚的,看的时候很爽,亲身处理起来,真的,就很烦。

今天早上程郁说要一起来,孟安年忙说不用。他已经够烦了,不用再添乱了。剧情崩的一塌糊涂,他不知道程郁打的什么主意,他只希望把这一家人安安静静的接来,悄咪咪的送走,一点水花都不要掀起来,然后他顺顺当当入职他的新公司,平平安安度日,等到弥补了程郁或者程郁有了新的心上人的时候,两个人一拍两散,他娶一个不算漂亮但很贤惠的妻子,生一个或者两个孩子,平平淡淡的度过余生。

孟安年想的很美好,他又觉得前路一片光明了。

他扭头想张望一下人群,结果一转头就看见了……程郁。嗯?程郁?

孟安年颇有些大惊失色的样子,“你,你怎么来了?”

程郁:呵呵,你怕了吗?

虽然这样想,但他一双大眼睛却弯起来,笑眯眯的说:“怎么了呀,我不能来吗?”

孟安年干笑两声,“怎么不能来,哈哈。”过了一会儿,他又期期艾艾的说,“阿郁啊,等一会儿见到我爸妈,你能不能别,先别告诉他们咱俩的关系。”

来了!程郁心想渣男终于提出了这个要求!程郁心里警戒十级,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面上却委委屈屈的,“为什么呀?我见不得人吗?我都向我爸妈坦白了,你要瞒到什么时候?”

孟安年张张嘴想要说话,程郁已经准备好了说辞,绝对能把渣男怼到说不出话来。

孟安年开口了,不是惯用的宝贝再等等,也不是你体谅一下,他们年纪大受不了刺激了,孟安年说:“不是瞒着,是没想好怎么说,我怕他们伤到你。”

程郁一愣,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荒谬感,他刚才说什么?是渣男手法升级了吗?这狗东西又在整啥?

孟安年既然占了原主的身体,他也知道那些锅他都要背,所以他总想弥补程郁,见他不说话,又小心翼翼地问,“其实吧,我觉得跟他们说他们也不懂,但是我和谁在一起那是我作为一名成年人的自由。这样吧,我等他们要回去时候说,他们想找你麻烦也没办法了。”说完他还干笑两声。

程郁一时接不上话,这跟想好的不一样!他在说什么呢!

阴谋!这是阴谋!

程郁被他一打岔已经忘词了,当机的大脑没经思考就磕磕巴巴的应道,“好,好吧。”

孟安年看他呆呆的心里好受一点,程郁真的是一个善良又温柔的,孩子。他往前走经过他的时候没忍住,像是对待弟弟似的呼噜他的头,“走吧。”

程郁震惊于三两下就糊弄的让他说不出话的孟渣男手段再次升级,决心自己也要升级段位。同时他心里又模糊的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有什么不对呢?

没等他细想,孟安年的父母和堂妹已经下了火车往出站口走了。

他们是进不去出站口的,只能在外面等,他的堂妹孟语一直在唠叨:“哎呀二叔,我说让你们别拿这些东西吧?沉死了,你看看多远呢?我哥在大城市,啥缺啊?他啥都有。”

她二婶儿,也就是孟安年的母亲许凤伟声音尖利,说话好像在打架,“这就沉了?你在家一躺一躺的不锻炼可不觉得沉。你哥自己在外面哪那么容易的,能省一分是一分,钱那么好挣?”

孟语撇撇嘴,“你不说我哥特厉害特能挣钱吗?又买楼房又买好几十万轿车的。”

许凤伟正要辩驳,孟父喊,“那站门口的是不是年儿啊。”

许凤伟一下来了精神,拎着巨大的行李箱蹭蹭往前走。

不像孟父他们只看见了孟安年,孟语一眼就看见了程郁。

年轻的男人站在那,雪肤红唇,有着比女人还漂亮的脸却不显得女气,尤其一双眼睛,好像含着春水。

孟语红了脸,上前道,“哥,这是你朋友啊?”

孟安年看了一眼程郁,程郁微微一笑说,“是呀,我叫程郁,我们是室友。今天你们就住到我们的家里吧。”

这话说的有些奇怪,孟语觉得有些不对,孟安年在一边圆话,“是,我们租的房子,我们家哈哈。程郁,这是我爸妈,这是我妹妹,我大伯的女儿,孟语。”

许凤伟听着不对,“啥?你们租的房子?儿子你不是买房了吗?”

原主喜欢虚荣,程洵心疼弟弟,送他们一套房住被原主吹嘘成自己买的,家里人比他还能吹,很快村里人都知道孟家大儿子在城里最贵的地方花了好几百万买了一套房。

先不说这个地段几百万能买到什么,单是原主那可怜的死工资,一辈子也买不到。

孟安年波澜不惊,“妈你是不是听错了,我什么时候买的房子啊,我哪有钱啊。说是合租,其实房子是他哥买来送他的,我就是厚着脸皮借住的。”

许凤伟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那车呢车总买了吧?”

“买了啊,”孟安年一点不要脸面了,笑嘻嘻地说,“我买的二手车,太小了坐不下这些人,我借的他车。几百万呢,豪车。”

许凤伟心里拔凉拔凉的,她觉得儿子堕落了,她儿子不是这样的,以前多骄傲的一个孩子啊!现在怎么没脸没皮的了?

她声音控制不住的又尖利起来,“你钱呢?你都干嘛了?一分钱没攒下?”

孟安年看了程郁一眼,“我就那点工资,哪里攒的下钱?勉强温饱,要不是他救济我,我要饿死的。”

许凤伟想尖叫,气得要死。和稀泥的孟父及时站出来,“好啦好啦,先上车吧。”

孟语看向孟安年的目光有些鄙视,她就知道她二婶儿吹牛撒谎了!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认识这么有钱的人,孟语眼神热络,“程郁哥哥,你能帮我拉下行李箱吗?太沉了,我真的拿不动了。”

程郁还处在懵逼中,为什么孟渣男好像在夸他?这他妈什么操作?以孟渣男那个德行他不得使劲儿炫耀吗?他刚刚为什么这样?他们什么计划?为什么跟之前不一样?我是谁?我在哪?

程郁相当不解,他无法理解刚才是为什么,以他对孟渣男的了解已经解释不了他的行为了。难道……他想害自己?先给自己一点甜头,麻痹自己,等放松警惕时在给自己致命一击?还是之前回家住的行为让他害怕了,让他觉得拿捏不住自己了,所以上赶着来讨好自己?

程郁冷静下来,看了一眼孟安年,心想,不管你打的什么算盘,这次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孟语没得到回应有点尴尬,刚要再说话,程郁已经回过神,笑得温和,“对不起刚才走神了,小妹妹你要干什么?”

孟语被这声小妹妹喊得脸一红,刚要再重复一遍,孟安年上来。“你手折了?你认识人家你支使人家?这两步路不能走了?”

孟语:“……”

程郁:“……”

孟语讪讪地自己拿起行李箱,还冲着孟安年翻了一个白眼。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tianlongqipai.com

扑克之星亚洲版 6UP 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蜗牛娱乐(www.woniuyulew.com)亚洲最具人气线上娱乐平台


蜗牛娱乐 , Allnewbet丨本站所有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络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蜗牛娱乐】一次比一次深入花 帅医生前列腺指检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