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蜗牛娱乐,Allnewbet,好玩刺激可以赚Money,传送门:开始游戏

【蜗牛娱乐】小攻把东西放在小受里面 奴婢不以为然

玩比特币 蜗牛娱乐 2周前 (09-12) 14次浏览 0个评论

AG 捕鱼王刷金币赚钱,打鱼赚钱就来捕鱼王,注册领 888 奖金

【蜗牛娱乐】小攻把东西放在小受里面 奴婢不以为然

不出五日,我就见到了完颜宗秀口中的媒人——完颜宗隽。他整个人还一如当年,浑身都透露着如狐狸般让人不舒服的狡黠之气。

他穿了一身绣了暗金细边的华贵紫袍,身后跟着五个总角小厮,一人怀抱着一对大雁,另四人抬了两架木担,木担里面摆着许多用红纸包裹了的礼物。

“韦夫人想必早已知道,宗隽今日来此叨扰,是为堂弟宗秀的婚事而来。”

他的态度傲慢,语气也甚是随便,全无对韦贤妃的尊重之意。韦贤妃并不以忤,她反而很客气地对他说‘万户请坐,请先饮茶吧。’

厅内有女真人常用的兽皮座垫和我们宋人善用的圆臂交椅,完颜宗隽只看一下便坐在了椅中。

安清儿恭敬地捧了一杯茶,完颜宗隽端过茶杯才要喝,无意之间,眼光瞥到了站在贤妃右下首的我。我赶紧收回对他的鄙夷视线,只装作无事。耳听轻轻的一声‘碰’,是他放下了茶杯。

“韦夫人,你右下首的这位姑娘,我似在哪里见过呢。哦,莫不是在斋宫里?说起来,当年在赵公(赵佶)周围服侍的那一群宫人个个是美若仙女,实在让人难忘啊。姑娘,可是?”

韦贤妃望向我示意我回答完颜宗隽的话,我心中对他很是不耐,却又不好让贤妃难做人,只客套地说了一声:“万户真好记性,奴婢曾是服侍上皇的宫人。”

完颜宗隽并未计较我仍以上皇为尊,他饮下一口茶后笑着问我:“姑娘,且容我一猜,宗秀他一心想娶的那个宋女,莫不就是你?”

我道:“万户,正是奴婢。”

完颜宗隽这才对我稍加打量,转而轻笑:“宗秀倒是个好眼光的。姑娘的姿容虽比之当年要憔悴了一些,但是如今这身姿纤瘦、仪态袅袅的样子,倒也别有一番韵道啊。呵呵,今日该行‘纳采’之礼,烦劳姑娘告知名姓吧。”

他边说着,已用眼神示意手下小厮为自己铺好纸并研好了磨,看他那提笔的架势,倒也有几分样子,或许还是个中好手。

“姓‘吴’,单名一个‘镜’字。”

完颜宗隽双眉微扬:“镜?是个好名。唐人张文恭曾有诗为‘佳人照镜’,‘倦采蘼芜叶,贪怜照胆明。两边俱拭泪,一处有啼声。’其意美,其境佳,我很喜欢。世间若无镜这一物,世人便无法一探自己的本貌,那该多么无趣儿啊。姑娘你籍贯哪里?”

我自豪道:“大宋,开封府。”

完颜宗隽停笔,抬头瞥我一眼,然后他说:“呵,开封可是一个不详之地啊。我年初时曾奉御旨前往汴京,城池虽然广大,不失曾为一国之都,但是城墙、府宅多有毁坏,没什么繁盛之景了。姑娘年庚?”

我心中直气,心说若不是你们,汴梁哪会被毁。气呼呼道:“政和三年。”

完颜宗隽推算了一下,说:“哦,那今年便是十七岁了吧?嗅,倒与宗秀的年纪相差无几。”

又过了一小会儿,完颜宗隽问及了我家中各人。

悲伤情绪陡然而生,我犹豫地说:“自幼时入宫之后便难与双亲相见,国难之后更无见过,不知如今是何情况。家中手足,唯有一姊二弟,家姊于国难前已出宫,与二位幼弟素未谋面。”

完颜宗隽随口说:“你嫁与宗秀之后,可托人南下寻访家人,想来你命这般好能得到宗秀的赏识娶为正妻,你双亲和手足的命也不会太差。”

最后记过了我的八字后,完颜宗隽便告辞离开了。贤妃叫了几个仆从把那些礼物都抬去我的厢房内,我则被她留了下来。

贤妃瞥了一眼完颜宗隽之前坐过的那个位置,她的语气微冷:“这完颜宗隽是一个顶聪明的人,宗贤与他相熟,他们二人常在一起饮宴。九哥儿登基之后,三年来没少派正副使臣入金,商议宋、金两国议和之事,却都被完颜晟(金主)给扣留不放。

宗贤曾与我说过,完颜宗隽常常上奏力劝完颜晟放使臣回宋、并与大宋修好,他是金国朝里主和一派的大臣。他以为不能完全灭宋,因为她们金国没有足够多的人口可以占领整个宋土,且女真人善游牧,不善耕种,还不如罢兵止战,让宋人耕田休养生息,向金称臣、年年纳贡,反倒是上策。”

我似明白了韦贤妃之前客气对待完颜宗隽的原因,我道:“完颜宗秀说过,这个完颜宗隽极宠其妾——宁福帝姬,与宋修好,莫不都出自帝姬之意?”

贤妃淡漠一笑:“串珠那个孩子偶尔会来此见我,但是她从不流露任何的思乡之意,依我看来,她必是已忘记了南方故土。加之,那完颜宗隽也是个颇有主意的人,他是金人,必不会因串珠之言便损害金国的利益。他上奏与宋修好,必是为他们金国好,是他自己的意思。”

我道:“宋女不可能改变金国国政,奴婢明白了。殿下,奴婢斗胆一问,倘若有一日官家他迎銮回驾,您可愿回去宋土?”

她双目之中骤然变的神采奕奕,极为肯定道:“自然会。唯有宋土才是我的故国,我怎会不愿回去?”

至五月底,四礼又过,仅余了最后一礼‘亲迎’,到那一礼时,我便要嫁与完颜宗秀为妻了。‘请期’那一日,贤妃已与完颜宗隽定下过门之日为六月二十八,是为大吉之日。换言之,还有一月不到,我就要出嫁了。

日头初升,小弥忙活着收拾好了许多的东西从偏门出府去浣衣局里看望柔安。我昨夜曾去见了贤妃,求她能允我也一同去。她未有任何犹豫,准许我随小弥一起前去。

以她如今的身份,自己是不方便亲自过去的,毕竟,那浣衣局里都是皇家女子。她知我至今对康王仍旧是真心的,由我去看望柔安,她会更放心一些。

我与小弥二人穿了女真衣裙在路上走着,皆是棉绢料子做的柔软绿袍,袖筒极窄、下裳极是宽敞,不舒服至极。小弥以前倒曾穿过几次,我这是头一回穿,走两步就不禁抱怨。

因起来的早,二人此时都还有一些困倦,便没怎么多说话。

我一人胡思乱想,心说那个芩奴虽说是一个蛮横好妒的女子,但她也是个命好的,因为她生的女儿是康王如今唯一还在世的孩子。若是一朝得救,柔安就是大宋的皇女公主,康王少不得也会加封芩奴。只不过,听小弥说那芩奴早就被一个金人从浣衣局里买走了,也不知她现在何处。

抬眼看到不远处东城门已门洞大开,在两侧门外已等了许久的商贩旅人们来往不绝。

我状似无意地问小弥:“这三年里,你每两月就能单独出府一次,可,为何你从未想过要南逃呢?”

小弥顺我目光也看了一眼东城门,她叹道:“我如何会不想南逃呢?在金国这儿过的再是不错,但总归是飘零异乡之人啊,哪会不想故土?只不过,听说如今到处都在打仗,兵/匪遍布,我可是不敢逃的。

再有,就算是我逃了回去,若官家身边的旧宫人们无一人认识我是谁,把我当成金国的奸细给处置了,那又该如何呢?唉呀,我只能等着了,看官家他什么时候能挥兵北伐来救咱们吧。”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tianlongqipai.com

扑克之星亚洲版 6UP 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蜗牛娱乐(www.woniuyulew.com)亚洲最具人气线上娱乐平台


蜗牛娱乐 , Allnewbet丨本站所有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络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蜗牛娱乐】小攻把东西放在小受里面 奴婢不以为然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