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蜗牛娱乐,Allnewbet,好玩刺激可以赚Money,传送门:开始游戏

【蜗牛娱乐】宝贝看我们的结合处—穿越重生之香港1979

AG 捕鱼王刷金币赚钱,打鱼赚钱就来捕鱼王,注册领 888 奖金

【蜗牛娱乐】宝贝看我们的结合处—穿越重生之香港1979

“快点呀,快点拿过去。”

他似乎很着急,朝我又喊道。

我摇首,我动不了,即使我想拿也拿不了。

“你怎么了?你动不了?是不是?”齐宇轩急了,但是心下似是明白了,铁门被他摇的铮铮响,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好像看到他眼里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

“雪儿,我扔过去,你拿到后马上吃下,听明白了吗?一定要吃下去。”

齐宇轩向我一再叮嘱。

我没有点头,只是用自己呆滞的眼神看着他。反正都是死了,吃与不吃有什么用呢?

我不相信那一粒小小的药丸能让我变得生龙活虎,我也不相信那小小的药丸能让我从地府到天上。

“我扔过去了,你一定要拿到。”齐宇轩说着,真的扔了过来,虽然不大,但看那颜色好似是红色的,而且他扔得很好,就在被面,只要手动一动就能拿到。

但是我真的不想动,一粒小药丸能救得了我吗?我虽然不想死,但是这样痛苦的活着比死更难受。

“雪儿,你听我说,你一定要吃下去,吃下去就有希望,你快吃啊。”

齐宇轩低吼着,这个时候我却很想笑,想起他点我的穴,限制我在床上的时候,想起他逼我做这做那的时候,现在,哈哈哈、、他再也逼不了我了,看他现在,不也就只能在那干叫干跳吗?

我很努力的撑起身子,看着外面焦急的齐宇轩,缓缓的摇首,吃了就有希望,难道是仙丹?

算了吧,已经这样了,我也没什么奢望了,但是、、、

皇上,是的,一定要找到皇上,一定要让皇上回宫,我支撑着很努力的相爬至齐宇轩身边,我要告诉他现在的皇上是假的,现在也只有拜托齐宇轩了。

只能将这最后的赌注押在他身上了,也不知道为何,非得到临死的时候,我才想明白,这次皇上遇刺,皇上失踪的人或许真的与齐宇轩没有关系,要不然他也不用如此大费周折,我想,不管是他还是我,我们都掉进了别人设好的一个巨大的圈套里。

“雪儿,听我说,你有什么话,以后再说,相信我,只要你吃下那粒药丸,我们就有机会。”

齐宇轩似是看出了我的挣扎,沉声音向我道。

我无力的躺回,这么短的距离,我竟然都趴不过去,难道真的只有等死吗?看着那粒腥红的药丸,我还是有点迟疑,真要吃下去吗?真的会有希望吗?

吃吧,就算是毒药也是一个死字,早死早解脱,你有什么好怕的呢?心底的声音在催促我,不管这是什么药,吃下去都不会有比现在更坏的情况了。

拿起那粒药丸,闭上眼,一鼓作气的塞入口中。

真的很难下咽,虽然这药丸不大,但是喉咙里很干,咽不下去,可是看齐宇轩那期盼的神情,我硬是努力的将它咽下了。

“雪儿,我先走了,相信我,等你再睁开眼的时候,一定会看见我的。”

齐宇轩脸上露出了微笑,我没听出他话中的意思,但是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好像在逐渐的减慢,身体好像越来越轻。

看着齐宇轩离开,脑中空空的,好像一切都静止了,原来死亡就是这种感觉。

人世间的一切都不重要了,皇上,齐宇轩,好像都在远离,灵魂好像飘出了体内,摆脱那肉体的束缚,人真的轻巧了许多。

我站在自己的上方,看着自己安静的容颜,此时的我,再也看不出当初的花容月貌,脸色惨白,瘦得只有皮包骨,那里像一个不到二十的妙龄女子。

我想我应该感谢齐宇轩,是她让我解脱了,接下来,我是不是应该去地府,重新投胎的,我想离开这禁锢身心的天牢,刚飘出几步,却发现那残破的身体里好像还有一股力量拉扯着我,我根本走不开。

难道这只是我的梦吗?我依然被禁锢着?

意识越来越沉重,刚才的喜悦一下子空了,我好像又被拉回了身体,脑中越来越沉重,黑暗正在一点点的吞噬。

“雪儿,雪儿、、、你醒醒、、醒醒、、、”好像耳边有一个声音,在呼唤我,好像有人在摇晃着我的身体……

身体?我的身体又有知觉了?是的,虽然感官迟钝了点,但是我真的清楚的感觉到了身体的疼痛,还有那个摇晃。只是不知是死了,还是重新投胎了。

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异样的冷静,外界的人仍然在摇晃着,叫喊着,但是我却能很冷静的思考。

我的意识回来了,而且应该还是那个残破的身体,我难道并没有死去?

再听那声音,很熟悉,好像是齐宇轩,难道他还在牢中?可是中间好像还夹杂着别的声音,那是大哥的声音,难道大哥也到天牢来了?

脑中好像清醒了许多,我这才缓缓的睁开眼,视线有些模糊,但是眼前却真的有两个影子,由模糊,慢慢的变清晰,那是齐宇轩与大哥。

“你、、你们、、”我张开嘴,自己就呆住了,我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声音,难道我还是死了?难道这还是我的梦?

我记的我哑了,可是现在我却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我尝试着又叫了他们的名字。

“大哥、、齐、、宇轩、、”

虽然嗓子有些干涩,但是真的有声音,不知道为何,眼泪就这么滚了出来。

“雪儿,是我们,是我们,我们将你从天牢中救出来了,你出来了,再也没人能伤害到你了。”

齐宇轩抓着我的手,激动道。

我有一瞬间的错觉,好像面前的人变成了凌霄。

“大哥,皇上、、、宫里的那个皇上是假的。”

大哥还是那样,冷冷的人,但是却很体贴,他为我倒来热水,并喂着我喝下了。

“雪儿,你如何断定宫里的皇上是假的?”齐宇轩在床前坐下了。

我僵住了,这是床,是温暖的房间,窗户里有阳光照进来,这真的不再是那个天近,我真的出来了。

有点不敢相信,好像在我失去意识后又发生了些什么,但是我却不知道。

“雪儿,你能说话吗?告诉我,你如何得知皇上是假的?”齐宇轩似乎很急,又问了遍。

看着齐宇轩,看着大哥,我决定将真相主出来,已经到这一步了,我再坚持下去,也于事无补,反而会害了皇上。

“大哥,给再我倒杯水吗?”我看向大哥,深吸气,我要好好的理一下,这么久了,我需要整理一下思路。

连喝了三杯水,我才鼓起勇气道:“上次的元宵灯会,皇上受伤了。”

“雪儿,从元宵灯会到现在,好几个月了,有伤也早好了。”齐宇轩看着我质疑道。

“你说的没错,伤是应该好了,但是伤口必定会留下疤的,我问过晴儿了,宫里的那个皇上身上没有疤痕。”我很冷静的回答,我算是已经死过的人了吗,也没什么好惧怕的了。

“当初皇上伤在哪里?伤的可重?”

齐宇轩脸色凝重的看着我,平静的问。

“很重,但是岳钊说没伤中要害,只要休养很快就会好,但是腹部的伤口很长,我亲眼看着岳钊为皇上缝针的,那么长的伤口,不可能消失的这么快。”

我闭上眼,在脑中回想着那天的情景,岳钊缝了很多针,流了好多血,我不可能记错的。

“岳钊是谁?”大哥沉着脸问。

“大哥,你难道忘记了吗?爹曾经说过,将我许配给我岳伯父的儿子,当年岳伯父谋反的案子,你难道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我疑惑的看着大哥,岳钊的话浮上脑海,皇上是假的,难道这个大哥也是假的吗?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我、、我当然记的,只是岳家不是被满门抄斩了吗,他怎么可能还活着。”大哥眼神在闪躲,我的心剧烈的颤抖。

“你不是我大哥。”我非常肯定的盯着他,大哥不可能不知道我与岳钊有婚约的事。

“雪儿,我当然是你大哥,只是这么多年,岳家当年因为谋反被满门抄斩,而你现在又是皇上的人,我将那件事忘记了。”

大哥争辩道。

虽然他牵强的说法也能说得过去,但是我却无法相信。

“雪儿,皇上是在岳钊哪里?还在京城?”齐宇轩打断了我与大哥的对质,也不知他是要为大哥争脱还是真的担心皇上。

“我去张大人府上的时候,皇上还在京城,有岳钊照顾着,那天我留了封书信给张大人,他应该知道皇上在哪,他应该去接皇上的。”我知道事有轻重,未再纠结大哥的事。

“张仁杰大人,怪不得你那天坚持要进张府,信函是皇上亲手写的吗?”齐宇轩阴沉着脸,瞪着我问。

“是的,但是我不明白,为何张大人没有将皇上接应该回来。”想到张仁杰,我就想起了恬恬。

因为这件事,恬恬已经枉送了性命。

“看来这件事,只有问张大人才知道。”齐宇轩的声音更阴沉,里面甚至包含着浓浓的杀气。

“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那天我本欲让恬恬去将早朝的张大人请来问个详细,但是被假皇上抓个正着,从而枉送了恬恬的性命。”我哭泣道。

“我会找机会问张大人的,雪儿,在你去找张大人之前,皇上在哪?”

“待我身体好点后,我带你过去。”我本来想摇首说不,但是看齐宇轩那表情,看大哥那关心的眼神,我还是心软了。

“嗯,雪儿,这些天你好好养伤,我会找机会见张大人。”

齐宇轩握着我的手,很忧心的道。

“我,我现在出来了,那天牢那里怎么办?”

“天牢里我们已经打点好了,你不用担心,宫里的人都以为人已经死了,不会有人知道的,只是你以后不再是贵妃了,只是梅芙蓉,除非皇上能回宫,否则,以后你都只能以梅芙蓉的身份生活在宫外了。”

齐宇轩黑色的眸子像是磁石一样,吸引着我的视线,原本我很憎恨他的,可是在这一刻,往日的厌恶与讨厌好像都不见了。

“雪儿,不用担心,大哥会照顾你的,即使是一辈子。”

大哥突如其来的话,让我惊愕,眼泪就这么流了出来,这就是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吧。

“大哥,对不起,我不应该怀疑你。”我哭着抓起大哥的手,我真的很后悔,我不应该怀疑大哥的。

“没什么,我们十多年没见了,你怀疑也是正常的,雪儿,好好的养伤,我们一定要找到皇上,将假皇上赶出宫,同时也要为爹娘报仇。”

大哥那仇恨的眼神,我不会看错,这,真的是我大哥。

自那天后,齐宇轩与大哥就轮流来陪我,另外有一个婢女与老妈子照顾着我。

经过一个月的调养,我身体好多了,除了还有些虚弱,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虽然大哥与齐宇轩都不说,但是我知道宫中的形势越来越紧张。

这天,是齐宇轩陪我,我们在花园里弹琴,赏花,虽然都在笑,但是我们都清楚那笑容就像那即将凋零的花朵,很不真实。

“齐宇轩,你有找到张仁杰大人吗?”我手停在琴弦上,担忧的问。

“张大人离京查案了。”齐宇轩声音低沉道。

“阴谋,这一定是阴谋。”我的双手直抖,这绝对是阴谋,要不为何张大人早不走,晚不走,偏偏此时走?

“看来这个假皇帝必定还不知道皇上的下落,否则张仁杰不会被调走。”齐宇轩叹息道。

我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转向齐宇轩道:“今晚我们去见皇上吧。”

“你的身体行吗?”齐宇轩凝视着我问。

“我可以的,只要皇上平安。”我很坚定道。

皇上才是至关重要的,我的身体算不得什么,只要能找到皇上,只要皇上能回宫,一切便能回归正局。

“雪儿,你确定皇上还在京城吗?”

“我离开的时候,皇上还在养伤,而且岳钊答应我会照顾好皇上的,既然假皇上还未找到皇上,这足以证明皇上是安全的,我相信皇上一定还在京城。”

我非常坚定的回答,但是心里却七上八下,我很是担心,既然国舅的人搜遍了京城,难道就不会搜那里吗?

“那晚上我们先去看看,即便皇上已经转移,应该也有下落。”

“嗯,宫里边有任何异常吗?”我有些不甘心的问,好歹我也是贵妃,难道死了就这么死了吗?

“没有,朝廷中没有人知道你已经不在了,也没有人知道你死了,看来假皇帝封锁了消息,如此一来,我们更加确定他是假的,只是我们一定要掌握十足的证据。”

齐宇轩似乎在担心什么,但是我又不好问,朝廷的事,本就不是女人的事。

“现在要找证据肯定难,除非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拿下他的面具,但他现在是皇上,又有谁能靠近,而且我猜他必定会功夫,这就是难上加难。”

我叹息道,心中很后悔,那天我本来有机会揭开他的伪装的,可惜当时我没想到。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tianlongqipai.com

扑克之星亚洲版 6UP 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蜗牛娱乐(www.woniuyulew.com)亚洲最具人气线上娱乐平台


蜗牛娱乐 , Allnewbet丨本站所有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络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蜗牛娱乐】宝贝看我们的结合处—穿越重生之香港1979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