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蜗牛娱乐,Allnewbet,好玩刺激可以赚Money,传送门:开始游戏

【蜗牛娱乐】公车系 列第7部分 老李和丫头

宅男频道 蜗牛娱乐 2个月前 (11-23) 26次浏览 0个评论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 myball 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公车系 列第7部分 老李和丫头

只是,在他们的宿舍里,阿姨到是所有阿姨里最轻松的一个了。

早上在中不用再起很早的来做饭了,原因无它,是韩庚代替了在中。不是他们想起来,而是韩庚想起来。

那天做的饭是他们两个人的联手,吃得一干人差一点撑破了肚皮,所以,用希澈的话来说就是:放着两个这样的大厨而不用那就是自己虐待自己。

所以,就有了我们韩庚小同学天天早上代替在中同学做早餐的日子了。

这些事本来也不可厚非的,只是在中对于韩庚的存在让另个二个有些看不习惯而已。

所以有些小事,我们就不说了。

独白韩庚和在中一个宿舍了,虽然不在一间房间,但在中已经很满足了,至于金希澈的郑允浩那天晚上说的话,都没有出现过。

金在中没有要求韩庚到他的房间里住,韩庚在允浩的房间里住的很舒服。

我叫韩庚,来自中国,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从 3000 个人里走出来,一开始我就明白。我也知道,一起来的并不止是我一个,我也知道,留下的那个将来是……

我想过许多的事情,也许像现在这样的我是最适合现在这样的生活,因为我想跳舞,这也许就是支持我走下来的主要原因吧。

我无法评论别人,甚至于别的 XX,我只知道,我要想实现我的理想,首先我得适应那种环境,于是,我就一直按照这个路线做着。

我一直被周围的同学们冷眼旁观着,他们观察我的同时,我也在观察着他们,我知道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的国家里,在那样的陌生的环境里,我要有属于我的朋友,不然,寂寞和孤独会把我吞噬的。

我是一个很平和的人,一直都是这样的,我是一个不大喜欢张扬的人。总是躲在别人的后面看眼前的这个还不算熟悉的世界和环境。

不要说我自私,因为我也要生存。不要说我说的有些恐怖,而是因为,生存在这样的一个空间里,已经很不容易了。。而生存下来,就意味着,我差不多掌握了生存之道。

这些是我内心的独白,我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的。我知道,我是来自中国的学生,可以说现在是学校里唯一一个中国的学生。

比我有能力的人不在少数。就拿同宿舍里的人说吧,像口才永远占着上风的金希澈,尽管大家都对他的毒舌感到很害怕,可我知道,他也是个很怕寂寞和孤独的人。

像在中,是我到这里认识的很好的朋友之一。那个表面上看着很冷淡的,其实内心热情如火的家伙,一个美丽的不像话的家伙。

还有一个,跳舞简直可以称得上神话的家伙,平时看上去很腼腆,却在听到音乐那一刻起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家伙,也是个长相很漂亮的人。

我不想一直说一直说这些没用的事了,就像我现在一直都知道该怎么做一样。

韩国的秋天和我们中国差不多是一样的,秋天到了就预示着冬天不远了。习惯了春天和秋天的人们大多数都不大喜欢冬天的,因为天真的很冷啊。

可是有些时候,寒冷的背后总是有着让人意想不到的温暖。

我不能说得太多,有时候,话多了不但可以伤到别人,也可以伤到自己,而且可以说是致命的伤害。

我就想按着我所能理解的那条线走下去,我想,如果我坚持住,一定就可以走下去的,而且,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请看到这些的朋友不要说出去,我只是太闷了,才会说这些无聊的话的,就当我发发郁闷好了,希望喜欢我和非喜欢的朋友们,一定要幸福啊,这是我仅能做到的了,就像我对他们一样……)

被调戏的有天

“我们好久不见了。”温暖的如同阳春三月桃花般的粉红,空气里充斥着让人昏昏欲睡的气息。

“啊,有天!”具的有好久没见了,在中看到有天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作梦呢。

“在中哥。”有天还是一副温雅的如王子的态度:“走时没告诉你,没来得及。”

“别说了,不是回来了吗?”在中不想知道太多的事,和韩庚哥一起有段时间了,也知道了,有些事情还是不和知道点的好。

“我在别的地方练习呢。”想告诉他,不是因为别人的什么,只是在中的眼里有着和他一样的因子,他们是同类的人。

在这个若大的学校里要想找到和自己有着一样因子的人恐怕也不是太容易的事。

“我现在很好。”见到有天,在中又想到了俊秀,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俊秀和认识有天的吧。

“看得出来,你比我走时好多了。”最少,在你的脸上,我看到了笑容。那是我以前并不常见的东西。有天默默看着脚下,不知道还有什么话可以和在中说,本来不是想着一直想着有些话要说的吗?为什么见到了却说不出来了呢。

“不会是和俊秀一起练习了吧?”他还没听俊秀说起呢,有了以前的那些事,相信俊秀对有天的好感也好不到哪里去。想到俊秀见到有天就一副很样子,而有天邓总是一副很在意地看着他的样子,在中就想笑。两个人就像两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是啊,都是没长大的孩子。

在中叹息了一声:“还好吧。”不知道该问些什么,总能问他吃了吗?想想韩庚有时讲给他的笑话,在中就忍不住笑起来。

“哥升级了吧?”有天没在意在中嘴角儿的那抹笑容,只是问了一句。

“嗯,有一段时间了。”在中低下了头:“有天呢?”即没问在哪里,也没问在哪级,只是无意识地问了一句。

“哥想出道吗?”有天没有回答在中的提问,盯着在中的脸问:“哥想过要出道吗?”

“想过,不然的话,为什么要在这里呢。”

“是吗?那就好。”有天没有把话继续下去的意思,在中也没有把话继续下去的意思。沉默像旋涡一样在两个人的面前形成巨大的涡流。

“对了,我要走了,以后有时间再见。”在中讨厌这种很尴尬的气氛,和韩庚一起这么长时间了,真的觉得这些日子这的才是最开心的,每天放学的时候,都是早早地去等韩庚哥放学,然后大家一起回家。

现在放学的时候又要到了,在中不想让韩庚等他。

“哥你是有事吗?”有天看着在中问道。

“也没什么事,你有事吧?”以于有天,在中还是很喜欢的。看有天的样子,到是像有事找他的,于是停下问。

“我要接受加强训练了,哥知道吗?”有天把头转向一边:“今天过来看看哥,以后见面的机会也许就少了。”神情有些落寞,看得在中又是一阵的心情不好起来。

“怎么了?是学校要让你出道了吧?”忍不住的心里酸酸的感觉,有天吗?见过几次,一个很让人心疼的孩子,有着和他差不多的经历,总想和他多说些什么。

“不知道,不这,也差不多吧。”淡淡的,有天的声音里听不出来有多高兴的成分。

“就要出道了,怎么还是这样的表情,让别人看了会以为你很高傲的,会得罪人的呢。”有些担心有天的表现:“别人若是听到出道的消息,高兴还来不及呢,你是怎么了?”在中有些为有天着急,看有天的样子,完全的不在状态嘛。

“我知道。”缓缓地抬起头来,有天看着在中的眼睛:“你知道吗?哥,我真的不想叫你哥。虽然出道很重要,可是,我一个人在要陌生的环境里,还和一群陌生的人在一起表演,我很不自在。”

有天说的是实话,他现在还不知道他将来要和谁在一起唱歌跳舞,可是,他多希望是和在中一起,和那个中国来的韩庚在一起,还有那个总是看他不顺眼的俊秀在一起啊。

别人对他来说,都是很陌生的感觉,他讨厌那种疏离的感。本来离开家对他来说,就已经是很大的伤害了,现在,又要和一群不认识的人在一起,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支持得下去。

“我们来这里就该知道,我们所经历的都是与外面的人不一样的东西,如果你想放弃,当初为什么还要来?”在中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你知道,在这个学校里的那么多人,哪一个不是练得一身的伤,可是,真的能熬到出道的,能有多少人?”在中越说越激动:“你现在马上就要面临着出道了,你却要说这样的话,若不是我和你还不错,我真的想打你一顿出气。”

“对不起。”有天低下头,二只手插到口袋里,一只脚却在地上来回地蹭着。

“你觉得自己不安是吗?你来这里,就要适应这种环境,不然的话,就算你出道了,还是有可能被换下去的,如果那时候下去,还不如现在不出道的好。”

觉得自己的口气有些冲,在中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毕竟和有天认识也不是很长的时间,虽然说很投缘,但是,用这样的口气说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弟弟,让在中还是很不习惯的。

“我好像说的太过头了,有天。”在中道歉。

“不,在中。我是因为有这个心里,才会找到你说说的,不然的话,我怕自己真的会就这样下去了,听了你的话,我会努力的。”抬起头,望着在中那张美丽的脸庞:“希望哥也快点,我们说不定会在一个舞台上演出呢。”

“我也希望我可以和你们这些优秀的弟弟们一起出道啊,可是,我现在……”在中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

“我知道,哥是才刚刚进到 B 班的,如果想出道,还要有些时候。”看到在中的脸在听到他的这话时那种突然间的黯然,有天笑了:“在中,你要知道,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参加这训练的,所以,别灰心啊,像在中这样的人,一定会早一点出道的,我祝在中你早点出道好不好?”

“谢谢你,我会努力的。”在中握住有天的。

有天的手有些骨感,指节间有些微的突出,手有些潮湿,但却温暖:“有天是个弹得好琴的手啊。”

“是吗?谢谢哥。”有天有些害羞地往回缩了下手:“哥,有时间我们再见吧,明天我就要去参加训练了,我会找时间去看哥的。”

“好了,也别太了累了自己,有时间就来我这里吧,把你喂饱此,你太瘦了。”在中伸出手,捏向有天的脸:“还真是滑啊。”

“在中哥,你宁产我会以为你在调戏我啊。”有天笑了起来,明媚的阳光般的少年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这样才好啊,调戏一下也不错呢。”在中的手在有天滑嫩的脸上又捏了好几下:‘这样的皮肤真是好啊,有些羡慕了。”

“在中哥,你真的在调戏我吗?”有天笑起来,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儿了:“看到在中哥真是让人开心的事。”

狠狠地手下做一日和尚撞一天钟了劲儿,在成功地看到有天嘴牙咧嘴后,在中才放开手笑起来:“怎么样?这下还说你哥我好吗?看见了还高兴吗?”把脸凑到了有天的面前:“你哥我可是长着一张天使的脸,其实这心里啊。”在中指着自己的胸口嘻嘻地道:“是正经的恶魔呢,所以呀,你以后还是小心点哥我吧。”

“我才不怕哥你呢,就算是恶魔又怎么样,难道不许我是天使吗?”有天嘻皮笑脸接过在中的话:“看到哥就是开心又怎么样了?怕俊秀看了生气吗?”

嘻笑着的有天给人一种很温柔的感觉,让在中恍忽间有种错觉,依稀仿佛看到了自己以前的样子,或者说是,那是自己一直想要的感觉。

“怎么了?”看到在中呆呆地盯着他出神,有天收起笑脸:“在中哥,你生气了?”

不可能啊,以他对在中的了解,在中虽然面冷,却并不是个心也冷的人,其实接触了才知道,那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没有,生什么气啊,我在想着,是不是要你出钱请我去吃顿饭啊,你马上就要成前辈了。”在中笑起来,一扫方才脸上的阴霾:“你知道啊,你哥我很穷的呢。”

“啊?在中哥,我也富不到哪里去啊,而且我现在还没有出道呢,你别打我的主意。”有天一边说着一边躲着在中伸过来的手。

“什么呀,这叫什么话啊,吃你一顿会吃穷你吗?臭小子,还躲!”在中心情也因为有天的笑容兴奋了起来:“告诉你啊,今天你是请定了,不然做为哥哥的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啊,在中哥,你电话在响啊,别抓我了。”有天跑到一边站下来,指着在中的口袋笑着说:“快点接啊。”

“什么啊?”在中站下,一听真的是电话在响呢,于是给了有天一个很漂亮的白眼道:“你小子不许跑啊,我接个电话。”

有天笑眯眯地站在一边看着夜色下的在中,月光均匀地打在在中的身上,黑色的头发被打出一层光泽来,人却显得有些朦胧。

细瘦的身材这时看起来有点仙风道骨般的感觉,全身散发着一种活力。与他之前看到的在中到是另有一番的感受:在中哥,之前看到的你,身上的那股寂寞的味道都哪里去了呢,不见了?是什么人让你的身上又阳光了呢?我希望看到你的身上永远都这样,这样的在中才是美丽的在中,帅气的在中啊。

“啊,哥,你再说一遍。”耳边听到在中突然加大了的声音,有天好奇地走过去。

“怎么了?有什么人惹到哥了吗?”有天站在在中的身边,二个人快都挨到一起了。

“哥,告诉我你身边的东西长得什么样子。”在中好看的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旋即又打开来,唇上挂起了了解般的笑容:“对,就是告诉我你身边的东西,都长得什么样子就好了。”

温柔的声音让有天很想知道电话那边的人是谁,有谁可以让在中露出这般温柔的表情,那个看起来很不简单啊。

在中听着电话,眼睛看着一脸好奇的有天:“是韩庚哥,又迷路了大概。”

“韩庚哥还是那样啊。”想想有天就想笑,一个整天没人跟着就会迷路的少年,还总是挂着一脸的微笑,软软的声音让人听得想睡觉,心里痒痒的。那个人记在心里好久都忘不了。

“是啊,我就说放学要和他一起走的吧,还不是你,一下学就把我缠上了,这不,哥又走不见了。”在中笑着听着电话里有天听不到的声音:“哥啊,什么叫除了楼房就是楼房的啊,没有什么标志吗?”

有天笑着看着在中像哄孩子般的对着电话轻声细语的:“在中哥,不如我们去找找吧,你这样问恐怕也问不出来什么啊。”有天忽然心里有个想法,不知道他想的对不对。

“好了,哥,你别动啊,站在原地别动,我这就去找你回来。”在中扣上了电话,转头对上有天了然的眼睛:“小子,你知道地方了?”

“好像应该知道那个除了楼房就是楼房的地方在哪里。”笑着躲过在中飞过来的一脚:“哥你对韩庚哥也是这样的吗?”

踢不到有天,在中道:“什么?怎么样?”

“也是说不过人家的就用脚踢的吗?”说完,有天先就跳了到一边去了:“和哥说好了,别再踢人家了,不然的话,过一会儿见到韩庚哥我是要告状的。”

“哼,惹到了我金在中,你还想着全身而退啊,作梦吧你!”在中说着向有天冲了过去。

“哎呀,在中哥,你不想找韩庚哥了吗?天已经很黑了。”有天一边跑一边笑着叫:“我投降了还不行吗?在中哥我错了。”

“现在知道错了?那已经晚了。”在中大叫着向有天追了过去,好长时间都没有这么开怀地大笑过了。即便是和韩庚哥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一种很温柔温暖的感觉,让人舒服的想睡而已,和有天才一见面就想着可以把自己放松下来,这样的感觉在中也是第一次遇到呢。

“呀,是哪个混蛋啊,要把人撞死吗?”夜里突然出现的尖锐的声音吓了有天和在中一跳。

“对不起,我没看到。”有天还没看到人就赶忙着道歉,光顾着和在中玩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还来了人。

“怎么又是你?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看清楚面前的人,有天脸上的笑容更大了。这下又惹到那个对他一直都很有偏见的可爱的人了,这回还非得在中哥出面才能饶过他了吧。这次可是他的没理啊,有天换下了开心的笑容,苦笑着想。

“是你啊,来接在中哥回宿舍的吗?”有天笑脸不变地看着面前的有些像要喷火的小龙:“是有些好久没见了呢?看来你也挺好吧。”

“我好不好用不到你来操心。”俊秀冷冷地冲着有天道,转身越过有天向在中跑去:“哥。”拉住在中的手,俊秀有些气乎乎地道:“哥为什么要和那个讨厌的人在一起啊?”

“秀啊,怎么了?”看到俊秀的脸色不好,在中忙问。

“我不想看到他。”用手毫不忌讳地向有天站在方向一指:“哥放学为什么不回宿舍去?我看到韩庚哥好像在等你啊。”

“哥?在哪里?”在中反手拉住俊秀:“你在哪里见到的韩庚哥?”

俊秀嘟着嘴道:“哥,你一听韩庚哥的名字就把我给忘了,明天我和韩庚哥说去,说你冷落我。”站住,拉住在中的手不动。很明显地孩子气。

“秀别闹脾气了,哥刚刚打电话给我。”在中拿俊秀随时到来的坏脾气真的没办法,只好耐心地哄着他。心里却急着韩庚有没有在那边一个人被人欺负等等的。

“离宿舍也没多远,怎么也会迷路呢。”俊秀不情愿地被在中拉着走:“韩庚哥就在离宿舍不远的地方啊,哥,你慢点好不好啊。”

在中不理会俊秀,反而冲着一边呆站着的有天道:“有天啊,要不要跟着一起来啊,要就快点啊。”

“啊,来了,哥。”有天仍旧一副笑嘻嘻的表情,跟上了在中,走到在中的另一面。

俊秀狠狠地瞪了一眼有天:“哥,你不是每天都会和韩庚哥一起走吗?今天怎么把韩庚哥一个人丢在那儿了?怪不得他找不到路呢。”说着,还不忘再丢给有天一个大大的白眼:一脸,就是因为你才会让韩庚迷路的表情,让有天有此哭笑不得。

“啊,今天遇到了有天啊,所以就聊了一会儿,没想到哥他会出去啊。”在中一边走一边解释着,有点怪自己粗心大意了,一直以来,自从哥进到了他们的宿舍之后,他就一直和哥一起上下学的,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就忘记了哥他会迷路的呢。

“在中哥,你太紧张了,韩庚哥以前不和你一起的时候不也好好的回到家里吗?你这样让韩庚哥看到韩庚也会紧张到自责的。”有天在一边听着在中嘴里细细的几若未闻的自责的声音,暗道:韩庚哥人虽不错,可是对在中的影响到是不小,这个人到应该好认识一下,不然的话到是有些可惜了。

“你不知道哥和韩庚哥的感情就不要乱说话好不好?你不知道韩庚哥迷路很危险的吗?万一让哪个不长眼的小子欺负了怎么办?感情你不和他亲近了,自然就不会关心到他了。”俊秀丝毫不忘跟有天抬杠,他就是看不惯哥跟他说话笑的样子,早就说了,哥的笑只给他一个人的,可是现在,哥的笑已经分给了许多的人,他得到的已经很少了,如果再加上眼前这个他很讨厌的朴有天的话,那就更少了。

“在中哥,韩庚哥他真的那么爱迷路吗?”有天记得,他和在中去韩庚哥的宿舍时,他可是一直都自己一个人住的啊,为什么都不见他迷路呢?很奇怪嘛。

“是啊,有时候哥会很迷糊的,走着走着就忘记自己走到什么地方去了,只好把电话打给我,再由我把迷路的哥领回来。”在中笑得幸福说得更幸福的样子,让一边的俊秀看得有些心伤,却不敢在在中的面前表现出来,只能恨恨地盯着那个把话题提到这个上面来的朴有天。

“是这样啊,难怪了,韩庚他一直都是上学放学的,什么地方也不去,连让他看你都是让那个始源带着去的,原来真的是个路痴啊!”有天说完,哈哈地大笑起来。

“不给怪哥,他到这里来是到了另外一个国家,哪能像哥在中国的时候,不能那么说韩庚哥的。”在中好脾气地向有天解释着。

“就是,你是韩国人,你当然记得韩国怎么走了,你不会迷路就可以笑话会迷路的人,你还真是个海归派啊。大海龟!”俊秀气乎乎地冲着有天做着鬼脸儿。

“好了,你们二个不要吵了,如果找不到哥,我要你们二个好看。”在中大喊一声,让两个方才还吵得天翻地覆的二个人立时闭了嘴。磁选地于金在中来说是个没人可代替的存在着,他们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惹毛了金在中,那对他们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匆匆地赶到了学校前不远的那个楼房和楼房的中间,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迷茫的正处地那里,东张西望的呢。

在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走过去:“哥!你在找什么?”

韩庚转过脸,看着在中笑道:“我在欣赏景色呢,真的不错啊,晚上这里还是很好看的。呵呵!”再看到在中身后的有天和俊秀的时候,韩庚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头:“那个,你们一起的吗?”

看到韩庚不好意思的表情,在中了然地笑了:“哥啊,他们当然是和我一起的啊,还是秀告诉我你在这里转呢,要不我去哪里找楼房和楼房之间的地方啊。”说着,在中走过来,拉起韩庚的手道:“走吧,我们回宿舍,你不饿吗?”

“噢。”摸摸肚子,韩庚又笑起来:“我们在外面吃吧。你不是喜欢吃炒年糕的吗?一起吃吧,叫上俊秀的有天。”韩庚的眼神投向一边的二个小孩子:“他们也饿了吧。”

“小孩子回去吃吧,不要打扰哥哥吃饭好不好?”在中有些恶作剧似的冲着有天和俊秀道:“你们回去吧,我和哥喝酒去。”

“什么啊,为什么不带着我们去呢?”俊秀有天难得口径一致,一起看向韩庚,如果想和哥一起去的话,就只能求韩庚哥说情了,不然的话,哥说出来的话可就是像板上钉钉一样的,没法改变了。

“你们也没吃吧?”韩庚收到了两个小孩儿眼里的信息,看看在中笑笑道:“没吃就一起去吧。你们在中没说不让你们去啊。”

“是没说,可他们不是还没到喝酒的年龄吗?去了有什么用啊,还不如留在家里呢。”在中瞪了眼一边眯着眼笑的有天和俊秀:“没事你们又跑来做什么?”

“哥!”俊秀有些委屈地嘟起了可爱的小嘴儿:“人家是有什么事情要和你说呢,当然要来找你了。”俊秀挨到在中的身边:“哥呀,你不知道吗?自从韩庚搬到你们宿舍之后,我都很少再看到你了呢,你是不是不要秀了呢?”无辜的小眼神望着在中:“可到底在想什么啊,当初可是哥答应好了俊秀的。”

韩庚一边轻轻地无声地笑了起来,他到想看看在中对俊秀怎么说,如果说自己身边也有这么一个讨人喜欢的小精灵似的弟弟存在着,自己的生活将也会过得奇妙无比的哟。

“有事?你又有什么事?除了吃之外,就是和别人吵嘴。”说到吵嘴,在中无意识地往有天的方向望了一眼,正看到有天若有所思的目光盯着俊秀发呆呢。

“我哪有。”俊秀极力失口否认:“我才没。”不满地靠在在中的身上:“是哥你忽略我了,是因为学校里可爱的孩子多了,所以哥就不再想要俊秀了是不是?”

看到俊秀越说越无理,在中真想挥手给这个小 P 孩子儿一巴掌,可是动了动手,却又不舍得,只好把手落下,换成了顺俊秀那头柔顺的毛儿。

“秀啊,你不能把哥当成你腰带上挂着的东西啊,走到哪里都带到哪里的,哥现在也是很忙的啊,虽然不如你忙,可是,哥也不想被你拉下啊。”说到练习的事,在中的心又是一阵的难受。

同样一起练习的人,别人的成绩都很突出为什么就是他一个人没有那么高的成绩,连老师现在都是告诫着他要努力,要注意尺度。不要再出现什么状况。

“可是,人家现在就是有事情要和哥你说啊,为什么还不能来找你呢?”俊秀抬着头盯着在中的脸:“现在连事情都不能和哥你说了吗?”

“有什么事啊?现在就说吧,哥不是在听着吗?”在中拿俊秀也是没办法,谁让俊秀是个单纯的孩子呢,他想着不管他,也狠不了个心来。何况俊秀一直都把他当成的哥哥一样的看待着,有这么个乖巧的弟弟跟在身边也是件很好的事情。

“我要和你一个人说。”俊秀来了脾气,甩了下手,背过了身子。

韩庚笑起来:“在中啊,我和有天先走了,你多陪陪俊秀吧,有时间没陪俊秀了吧,连我都替俊秀感到冤枉了呢。”呵呵地笑了二下,冲着在中一使眼色。

“是啊,在中哥,我送韩庚哥回去就好了,你和俊秀先聊着吧,什么时候出去吃饭还不行啊,俊秀他一定是找你真的有事啊。”有天说着,走到韩庚的身边,“韩庚哥,我们走吧。”

挥挥手,冲着在中,韩庚和有天离开了。

想想也以,俊秀有好长时间自己都没和他在一起了,冷落这孩子有段时间了。虽然已经给前辈们伴舞了,到底还是跟在哥身边的孩子呢。在中有些后悔在搂过俊秀那有些瘦弱的肩膀:“对不起啊,秀,哥忽略你了。”

“哥。”即激动又委屈的俊秀借机靠在在中的怀里:“哥,我是真的有事要和哥你说呢。”

“说吧,哥听着呢,有什么事啊?”就这样搂着俊秀,在中和俊秀慢慢地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tianlongqipai.com

神扑克(Shenpoker)导航:http://www.spkdh.com

蜗牛娱乐(www.woniuyulew.com)亚洲最具人气线上娱乐平台


蜗牛娱乐 , Allnewbet丨本站所有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络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蜗牛娱乐】公车系 列第7部分 老李和丫头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