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蜗牛娱乐,Allnewbet,好玩刺激可以赚Money,传送门:开始游戏

【蜗牛娱乐】开了丫鬟小嫩苞经过 门卫老董与柳烟

玩比特币 蜗牛娱乐 1个月前 (12-14) 16次浏览 0个评论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 myball 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开了丫鬟小嫩苞经过 门卫老董与柳烟

德拉科再度在霍格沃兹的大厅里见到哈利·波特已经是四天后的事情了,当时他正在为如何将斯莱特林长桌上放的那些比自家家养小精灵做的早餐粗糙很多倍的食物放进嘴里苦恼,就看见一个带着一个巨大兜帽的“幽灵”飘进了餐厅。

“哦,真糟糕,为什么他安分守地知道把自己那副鬼样子藏起来没几天又窜了出来?”德拉科放弃般的将那杯甜腻腻地南瓜汁放在了桌上,大声地抱怨着,“他为什么要随便地出现在公共场合?特别是吃饭的地方?这样子真倒人胃口。”他大声地说道,显然是故意说给哈利听的。

斯莱特林长桌上传来一阵哄笑,似乎格兰芬多也有几处。

哦,看来救世主的处境似乎相当的糟糕。

德拉科耸了耸肩,有些耍性子地说道:“我不吃了。”

高尔和克拉布苦不堪言,一边拼命地往嘴里塞东西一边乖乖地站了起来。

“幽灵”突然一颤,迅速地走到格兰芬多长桌随随便便地抓了些吃的,在一片哄笑声中仓皇地跑出了大厅。

“嘿,男孩,现在有心情把这堆乱七八糟的营养食物塞进嘴里了吗?”布雷斯一只手搭在了德拉科的肩上,把德拉科按回了座位上。

“哦,好吧,我就勉强吃吃好了。”德拉科漫不经心地重新坐了下来。

他重新拿起南瓜汁,没喝两口又觉得南瓜汁太甜,有一点齁住了他的喉咙。

德拉科不耐地将杯子放在了桌上,想到那个波特连水都没有喝一口就被自己气得来仓皇逃走时的背影,心里又不大舒服起来。

是不是做的稍微过分了一点……虽然他确实讨厌这种天真的小少爷,但是对方其实对他没有什么恶意,本质上也不是什么坏人。自己既然连那些背地里想要阿瓦达自己的人们都可以与之虚与委蛇、谈笑风生,更何况一个天真的理想主义者?

再者,哈利·波特只是天真而已,并不是愚蠢。

德拉科的眼神暗了暗,歪了歪脑袋,轻声朝坐在另一侧的潘西问道:“波特怎么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他之前去哪里了?”

潘西淑女地擦了擦嘴巴,非常清楚马尔福大少爷的重点是在后面:“他这几天压根就没有待在格兰芬多塔楼里,似乎是在开学当天晚上就被人从格兰芬多塔楼里给赶走了。平常的话,我也没打听到他是睡在哪里的。倒是那个家伙每到上课的时候就会神奇地出现在教室里,这个值得注意。如果你想跑到他的住处去堵他的话,我建议你去问布雷斯。这个事情应该只有格兰芬多的万事通小姐知道了。”

德拉科挑了挑眉:“格兰杰?”他转头问道:“你和格兰杰还有交集?”

“嗯哼~”

“给你一个提醒,如果只是为了玩玩的话,最好离她远一点,那种平常人家的姑娘可不会玩游戏。”

“哦,德拉科,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而已,她一向很聪明。”

“但也很天真。” 德拉科意味深长地说道。

布雷斯听出了隐含的警告意味,无奈地耸了耸肩:“哦,好吧,我会注意分寸的。哎~我还没有试过这款呢~”

“布雷斯·扎比尼!你才 11 岁!”

在挨了德拉科的眼刀后,布雷斯无奈地说道:“好的,好的,王子殿下,都听你的。话说回来,你都不问问我从小姑娘她那里打听到了什么吗?”

“她很聪明,这是你刚刚告诉我的。”德拉科捏着苹果馅饼的一角,重新开始了自己的早餐。

“礼仪!德拉科!用刀叉!”潘西用一种异常惊恐地口吻指责道,仿佛对方干出的行为失礼到像是掀起了女士的裙子。 

“一大早就没有遇到一件好事。”德拉科嘟嘟囔囔地抱怨道,皱起眉头,但还是乖乖地拿起了餐具。

话音刚落,潘西突然在德拉科和布雷斯惊恐的表情中甜甜地笑了起来:“对了,告诉你一个让你高兴地好消息好了,听说今天格兰芬多上第一节黑魔法防御课,我们有乐子看了~”

德拉科和布雷斯同时轻笑了起来。

“这有什么好乐的?”“金”似乎是刚刚睡醒一样打了个哈欠,相当厌烦地瘪了瘪嘴:“居然把一个麻瓜放到了霍格沃兹里来,邓布利多那个老疯子总算是疯了吗?简直是在玷污这所古老学校的名誉。”

“当然有意思,金。”德拉科咧出满带着充满恶意的笑容:“你不觉得当一群自认为自己是麻瓜的救世主的人突然发现被自己保护的柔弱小兔子其实是个可以咬断别人脖子的恶犬时的反应吗?他们那一瞬间的表情一定非常有趣。”

“更何况,这个世界上最瞧不起麻瓜的人不就是最亲近麻瓜的人吗?”

——————————————————————————————————

凭借着对于霍格沃兹的了解,哈利拉着赫敏再度成功地成为了最早到达黑魔法防御课教室的那两个。

当走进黑魔法防御课教室时,男孩惊讶地发现,黑魔法防御的教室同自己以往见过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没有令人作呕的大蒜味,没有甜腻、浓郁作呕的男士香水味、没有奇怪的博格特,没有规整的桌椅和巨大的荧幕,也没有砖头一样厚重的“黑魔法防御课基础练习手册”。

屋内没有点灯,所有的桌椅都被清空了,很像一个决斗室,或者,一个练武场?在临近教室门的左边摆放了个深口的篮子,篮子里有许多状似钢筋的小棍子;而在教室门的右边,则摆放了一个空空如也的架子,哈利想了好一会儿也没猜出来这两个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

“练武场”的正中央孤零零的站着一个漆黑的男人,对方低着头背对着哈利他们。

【他或许是在祈祷。】哈利不负责任的猜测到,毕竟除非必要情况,他每次见到对方时男人似乎都在进行祷告。

“哇哦,好空旷的地方,我们就在这里上黑魔法防御课吗?”跟在哈利身后的赫敏看着堆得老高的桌椅有些惊讶地说道:“是不是每次黑魔法防御课的教室都是这样的啊?为了方便决斗吗?还是英诺森教授这样做是有什么寓意的?”由于站在哈利宽大斗篷的后面,赫敏显然还没有看见在宽大教室的衬托下显得过于纤瘦的身影,只是相当随性地问道。

【不,我不知道,但我的确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种上课法的。】哈利默默地想着,【但是我确定不是每个黑魔法防御教授都看起来那么的——孤独,嗯,孤独。】

哈利正打算把身子侧开一点、让赫敏看见被自己挡住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身后传来了几个人的脚步声,其中似乎还有纳威的笨拙脚步声。

看来在他们后面的那群格兰芬多也到场了。

哈利想了想,他已经不想再惹更多的麻烦,所以拉着赫敏的手朝门外退开,打算把“最先到”的位置让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冷清的声音响了起来:“既然您已经到场了,那为何不进来呢?孩子。”

伴随着受惊了的赫敏的低声尖叫声,哈利顿住了自己的动作。

“……”显然开口的那位也被赫敏突如其来的叫声给吓了一跳,声音明显顿了一顿。

短暂的停顿后,青年重新开口道:“另外,请将您的魔杖放在身旁的架子上。”

哈利知道再退出去基本来不及了,便将自己的魔杖放在了架子上走进了房屋,赫敏赶紧乖乖地跟在哈利的身后一起走了进去。

出于某种惯性,哈利一进教室就朝角落里走了过去,即使赫敏把他一直往外拽也一样。不过他沉默装幽灵的愿望很快就被人给破坏了。

“就站在我的身边来,孩子。这是你应得的。”冷清的声音制止了哈利的行动。

哈利惊讶地抬了抬眉毛,但站在原地想了想后还是乖乖地朝青年走了过去。等到离得非常近的时候,哈利注意到青年身上有一种很奇特的味道,甜腥的,好像麻瓜劣质糖果和血液混合在了一起一样的怪味。

之前脚步声的主人很快就到了教室的面前,但当他们看见架子上的两根魔杖时,却犹疑地停住了脚步,面面相觑的对望了起来。

“没有魔杖怎么上黑魔法防御课?”哈利发誓那些人一定在想这个问题。

和赫敏、哈利这种在麻瓜世界里长大的人不同,真正出身在巫师家庭的小巫师从一出生开始就坚守着“魔杖在人在,魔杖毁人亡。”这个原则,大多数的人、特别是那些找到了自己的伴生魔杖的巫师更是即使是吃饭、睡觉、沐浴的时候都没有离开过他/她的魔杖。

魔药课、飞行课那种相当特殊的课也就算了,但这节课不是黑魔法防御课吗?他们很难理解青年的要求,显而易见的开始怀疑起教授的意思。

后上来的格兰芬多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看见门外站了几个面面相觑的小巫师就也跟着站在了外面。很快,屋外就堆积了一大堆小巫师在黑魔法防御课教室的门外朝室内张望着。

哈利偶尔也能听见“这两个人怎么就进去了?”“教授人呢?到底要做些什么?”的议论声。

【是不是需要我们把他们叫过来?】、【这是课堂的一个小检验?】哈利看了赫敏一眼,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想法。

不过很快他们就不需要继续抱着这样那样的疑惑了。

“跟着做,孩子。”身边的青年轻声说道。最初站在门口的格兰芬多们这才开始乖乖地掏出自己魔杖放在架子上。

之后的格兰芬多也跟着照做,很快,教室就被填满了,最后一个进门的人关上了教室大门。一直背对着众人的青年这才转过身来面对着众人。

“早上好,孩子们。”英诺森教授说道,脸上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你们似乎在诧异为什么我会要求你们将魔杖放在远离自己的地方,但如果你们将自己放在与我相同的地方的时候,我相信你们就能理解我的行为了。”

英诺森教授缓慢的踱步着,边走边说道:“这与人们不会将利器放在婴儿、幼童的身边是一个道理。当你们还没有拥有学习魔法的能力时,拿着魔杖的你们很有可能会无意识的伤害到自己和他人。虽然对现在的你们而言,一根魔杖的价值不会高于一把餐刀。”

英诺森教授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调说着。哈利注意到:有些人、比如赫敏这种出生在麻瓜家庭的小巫师露出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但也似乎有不少出生在巫师家庭的小巫师皱着眉头,似乎全然不认同他的话。哈里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毕竟他们一向觉得魔杖之于巫师就像水之于游鱼一样,是一种习以为常又不可或缺的东西。

哈利想到那个经常忘记把魔杖放在哪里的朋友:【如果是罗恩呢?他会怎么想?】

哈利环顾四周,试图看看红头少年的反应。

【!】

【怎么没有看到?】哈利踮了踮脚后跟,朝四周再度望了望,确认自己的确没有看到那个红头发的脑袋。

哈利有些慌乱起来。

虽然在搬出那个寝室之后他再也没有和罗恩有过任何的沟通,但并不代表他忽略了罗恩的存在。事实上,他一直密切地关注着罗恩和那个叫做唐泰斯的家伙。

希斯克里夫·唐泰斯——这绝不是个正常人会有的名字,不会有人会给自己的孩子取这种糟糕的名字的。哈利非常害怕唐泰斯会对韦斯莱一家造成伤害:韦斯莱一家对他而言是一种充满着梦幻色彩的肖想,但是,他不愿意再靠近他们更多了。他会伤害到他们的,他欠了他们太多,所以对他们的事情就更加地关注,更加地紧张他们会不会受到伤害。

于是他观察唐泰斯、测试唐泰斯,甚至动用了咒语去检查。结果结论是唐泰斯对韦斯莱一家没有恶意。

但转眼间唐泰斯就和韦斯莱携手失踪了(?)

【该死的】哈利咬了咬自己的指甲盖。

【我本该跟在他后面的!要不要立刻去找他?】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将哈利从烦乱的胡思乱想中惊醒过来,只见两个毛茸茸的脑袋出现在了大门前。

【哦,原来是打算把‘上课一起迟到’这种事情一起仿照过去吗?】哈利嘲讽地咧了咧嘴巴,唐泰斯那张柔软又懦弱的脸在哈利的眼中变得面目可憎起来,即使他什么都没有做。

【你早上那样对我,我却都还在关心你。】哈利看着那个一上一下起伏的红色脑袋,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还没从过去的梦境里清醒过来的傻逼,然后他又想起来早上那个对他更加过分的人,心情一瞬间就低落了下去。

此时此刻,英诺森教授正看着门外的那两个人,青年歪着脑子,用那双毫无光泽的眼睛打量着他们,仿佛看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哈利注意到两个脑袋突然同步地颤抖了一下。他不知道的是,惊恐的罗恩甚至拽着自己的兄弟硬生生地朝后退了一步。

貌似是满意于两个小孩的反应,英诺森教授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既然是第一次,那我也就不说些什么了,不过呢,孩子们,诺亚方舟是不会为谁停留的。那么,请将你们的魔杖放在架子上,孩子们。”

“好,好的,先生。”黑发少年有些唯唯诺诺地声音响了起来。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是两个清脆的声音,估计是魔杖放在架子上发出的。

【总算可以开始上课了。】哈利深吸了一口气,把头转向了青年。【一个麻瓜神父会怎么教这门课呢?】他有些好奇。

然而等约了半分钟,英诺森教授并没有开始讲课,反而是再度重复道:“请将自己的魔杖放在架子上,孩子们。”

【?什么意思?】

哈利注意到站在最后面的同学甚至开始数一共有多少个魔杖了。

“一共有 53 根魔杖,我们有 53 个学生,所以所有人都交了魔杖了。教授。”后面很快有人数出了个数。

“是的,有 53 根。”

“53 根,教授。”

很快,又有几个学生附和道。

然而,英诺森教授依然机械地重复道:“请将自己的魔杖放在架子上,孩子。”

哈利心中一惊,想到那根被自己用绳子拴在脖子上的备用魔杖。

【他不会注意到了吧?】

【我得拿出来吗?】哈利有些犹豫不决,在斗篷下的死死地攥住了那根魔杖,然后松开。

【算了,我还是把魔杖叫出来吧。】

正打算把备用魔杖从身上摘下来,哈利看见青年微微地摇了摇头,紧接着响起了金属扣打开的声音,然后一股带着浓郁血味的东西以抛物线的弧度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放魔杖的架子上。  

“咔嚓。”哈利听见了木制品从中间折断的声音,紧接着伴随着惊恐地尖叫声,格兰芬多们像无头的苍蝇一样飞快地从架子上逃离开来。一同被躲避的还有扔出东西砸架子的英诺森教授。像摩西分海一样,人们为英诺森教授和魔杖架子让出了一条道路。

哈利虽然也被赫敏拉向了一边,但因为动作慢了半拍,所以依然在人群的最前面。

他清楚地看到一根魔杖被黑柄的匕首拦腰斩断。在发现完全没有扎在自己放魔杖的位置后,他深深地舒了口气。

对哈利而言,没有哪根魔杖能比自己那根十一寸的东青木魔杖更好的了。

紧接着他朝英诺森教授看去,这时他才注意到青年的身边放了一个黑色的皮箱。青年提着皮箱快步的走到了架子面,将泛着寒光的匕首从架子上抽了出来,用拇指擦了擦上匕首的两侧,半跪在地上打开了皮箱。

在哈利的位置上看不清皮箱里放了些什么,只是看见皮箱里的反射出了相当刺眼的光芒。

哈利有些不自在地咽了咽口水,他想他大概能够猜到皮箱里的东西是什么了。

青年像在放置什么珍宝似的小心翼翼地安顿好自己的匕首后,轻轻地关上了自己的皮箱。皮箱发出了“噶哒”一声,轻轻地合上了。青年背对着众人缓缓地站了起来,面无表情。

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唐泰斯先生,既然您认为自己的魔杖只有一根,那就让它只有一根好了。”英诺森教授说道:“另外,请离开我的课堂,我贫乏的才能无法教导您。”

教室里瞬间鸦雀无声。

几秒钟后,整个教室炸开了锅。

这可能是历史上第一次有教授将学生从自己的课堂上赶出去。

哈利看到罗恩冲着英诺森教授大声地吼道:“教授,你不能这样做,你没有这个资格!他做错了什么?就算有错你就要把他从自己的教室里赶出去吗?”

教室里的动荡丝毫没有影响到英诺森教授,他用那双波澜不惊的双眸看着唐泰森。等到这时少年似乎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他用带着哭腔地声音哭喊道:“为什么?教授,就因为我多了一根魔杖出来吗?为什么?”

青年歪了歪脑袋,似乎是在观察什么奇怪的东西。

“孩子,谎言是不可饶恕的原罪。您难道不知道吗?我以为您知道这点。”青年平淡的语调里第一次带着些许的讶异:“我有请你将自己的魔杖放在架子上,而你选择了隐瞒。所以我不敢认为,当在我的课堂上发生意外的时候,你会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而不是隐瞒。”

唐泰斯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他死死地咬住下唇,楚楚可怜地样子让任何一个硬心肠的人能够心软一点。但是这似乎对英诺森教授没有丝毫的影响作用。

“孩子,我的课堂是有风险的,虽然这些风险都被我控制在了一个可控的范围内,但是如果这个风险没有在露出点苗头时就被掐断,那我完全无法保证会不会造成意外伤亡。这个伤亡我承担不起。我需要对神和其他的孩子们负责。”

英诺森先生甚至没有多看唐泰斯一眼,自顾自的下着逐客令:“好了,唐泰斯先生,请回吧。您的事我会向校长先生反映的,他会替您做好安排。”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http://www.tianlongqipai.com

神扑克(Shenpoker)导航:http://www.spkdh.com
蜗牛娱乐(www.woniuyulew.com)亚洲最具人气线上娱乐平台


蜗牛娱乐 , Allnewbet丨本站所有文章都来源于互联网络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蜗牛娱乐】开了丫鬟小嫩苞经过 门卫老董与柳烟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